家事婚姻-閃婚後性生活不協調關係名存實亡,訴請離婚勝訴判准

案例事實

委託人小花(化名/原告)
案件結果法院判准原告與被告離婚。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受任律師楊永吉律師、張思涵律師

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所謂「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係以婚姻是否已生破綻而無回復之希望為其判斷之標準,即難以維持婚姻之事實,是否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之意願而定。

原、被告交往3、4個月即結婚,婚後被告疑性向不明,而未曾主動要求行房,雙方亦鮮少同床共寢,致性生活不協調,婚姻關係名存實亡。共同生活期間,被告不曾負擔原告任何家庭生活費用,且其衛生習慣極差,生活日夜顛倒,是雙方無法協調生活。其次,被告亦從未對原告表示關懷之意,亦無積極經營婚姻生活之意願,並認為娶妻之目的是要服侍公婆、做家事,未將原告以配偶相待。而被告與其父母商量事情,亦從未徵詢過原告意見,甚而對原告之關心及提問,總以敷衍之言語回應,是雙方間並無夫妻間互相坦誠、關心、扶持、尊重之相處。雙方現處於分居狀態,且原告返欲回住處拿所有物品時,不得房門而入,並遭被告及被告父親大聲咆哮:「這是我家,妳憑什麼拿東西走」、「妳要離婚叫妳父母來」等語,致雙方劇烈爭吵,兩造之婚姻實已破裂而無可能回復,遂委請楊律師依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5款及同條第2項之規定,訴請准予兩造離婚。
律師解說

一、被告辯稱:

被告並非同性或雙性戀,除爭吵時外,雙方間之性生活正常。而原告於雙方爭執時,從不主動認錯、嘗試溝通,生氣時像刺蝟一樣,均為被告屢次回娘家與丈人溝通、低頭認錯,但原告反不接受,甚而在電話中大聲吼叫,是兩造性生活不協調非僅被告之過錯,且房事是雙方互相,無所謂主動與不主動。共同生活期間,雙方財務各自獨立,互不干涉,被告未曾要求原告給付家用,抑或將原告當傭人看待、要求其整理家務之情形。反之,被告願與原告分享生活點滴,惟原告行事皆以自己為中心,完全未顧及家庭應有之溝通,且僅准被告傾聽,不准給意見,被告亦僅能以「嗯」或「好」回應,是原告稱被告敷衍云云,均非事實。

二、我方主張:

(一)「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夫妻一方得請求離婚。但其事由應由夫妻一方負責者,僅他方得請求離婚。」,民法第1052條第2 項定有明文。而上開法文所稱「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者」,係以婚姻是否已生破綻而無回復之希望為其判斷之標準。又婚姻是否已生破綻無回復之希望,則應依客觀之標準,即難以維持婚姻之事實,是否已達於倘處於同一境況,任何人均將喪失維持婚姻之意願而定。

(二)於審理過程中,經傳喚原被告的家長到庭證述雙方發生衝突、爭吵的原委,並經傳喚原被告作證,期間雙方仍互相多所指摘,裂痕更行加深,毫無和緩跡象,且分居後未反省,謀求解決之道,反持續分居至今,期間未見彼此關係有所改善,亦無何積極彌補婚姻裂痕之舉,可見兩造婚姻信任基礎薄弱,雙方裂痕既深,即使勉強同住,亦難期和睦共處,堪認兩造感情已然破裂,婚姻基礎動搖,顯無和諧之望,已構成婚姻難以維持之重大事由,縱未構成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5款之事由,仍已符合同條第2項「有前項以外之重大事由,難以維持婚姻」之情況,應准予判決離婚。

法院判決

法院判准原告與被告離婚,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

經楊律師與原告配合,極力就原被告雙方感情失和情形具體陳述及證明後,法院認定雙方已無回復之望,因此判准原告與被告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