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扛照護責任,毫無喘息空間

當照顧工作變成女人的義務時,照顧責任往往變成女人間的戰爭。台灣社區照顧協會理事長劉毓秀表示,台灣社會需要愈來愈多的照顧工作,政府不能置身事外。目前社會最需要的照顧工作分別為兒童、老人以及殘障人士。其中兒童的照顧還分為學齡前的保母照顧、學齡期的課後托育以及幼稚園等項目。另外,台灣的高齡化趨勢,也讓老人照顧的需求快速增加。

照顧需求快速增加

根據統計,目前台灣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的已有1百萬人以上,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也已占全國總人口數10.60%,人數直逼244萬人,到2050年時,更會演變為1.5位成人要負擔1位老人的情況。經建會2009年王雲東、鄭清霞研究報告的保守推估,隨著人口高齡化的趨勢,台灣到2031年時失能人口將成長為約90萬人。

女人與女人為敵

婦女新知常務監事、台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黃長玲指出,目前的照顧者不是家中女性就是女性外傭。政府把照顧重擔丟給不同國家、不同世代的女人,後果就是讓女人繼續與女人為敵,讓老年女性與中生代女性為敵,讓女性雇主與24小時服務的女性看護為敵。當照顧工作不斷強調女人的愛心時,其實是政府壓迫女性、要求女性自我犧牲的藉口。

女性不敢請安胎假

雖然日前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宣布安胎假措施,讓懷孕婦女最長可享有一年安胎假,但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理事長顧玉玲表示,一般女性根本是看得到卻吃不到。因為不少女性勞工的全勤獎金就佔了薪資的很大比例,一般女性勞工根本不可能請安胎假犧牲自己的全勤獎金,最後只有女性公務人員可以享受安胎假。

顧玉玲表示,不少女性團體反對《家事服務法》,原因並不是反對照顧工作,而是政府在規劃長期照顧措施時,仍然以「家戶」為單位思考。如果需要照顧工作的家庭不屬於弱勢,家中有未工作女性或是外勞,立刻就被排除在福利措施之外。但這些被排除家庭的照顧者,無論是本國女性或女性外勞,一樣沒有休息的時間。

外籍看護也需休息

目前聘僱外籍看護的申請條件,需要醫師開具「需要24小時照顧」證明。但目前政策並不開放這17萬外籍看護的家庭申請喘息服務,讓外籍看護無法享有休息時間的制度性保障。根據2008年勞委會職訓局的「外籍勞工運用及管理調查報告」顯示,外籍看護每日的工作時數平均為13.1小時,例假日都不放假的比例竟高達54%,可以說是女性勞動人權百年來的大倒退。

顧玉玲表示,對許多需要照顧服務的家庭而言,女性雇主與女性外勞的關係,並不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老闆娘與僱工之間的關係,而是需要政府支援的兩個女人。顧玉玲指出,照顧工作應該公共化、國家化,而國家也不應該把照顧工作推給家庭中的一個個女人。

 

出處來源:台灣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