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例涉及最高法院近來經常強調之量刑限制,即行使權利不能作為加重被告量刑之事由。

爭執所在:刑法第57條及被告防禦權之行使。

法院見解

法院見解:(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7050號判決;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6746號判決)

法院科刑時,應以被告之責任為基礎,本於比例、平等及罪刑相當原則,並審酌刑法第五十七條所列各款情狀為整體之評價,使罪刑均衡,輕重得宜。其中該法條第十款所稱犯罪後之態度,係指被告犯罪後,因悔悟而謀求補救所為和解或賠償損害等情形而言,不包括被告基於防禦權之陳述、辯明或辯解時之態度。是以法院如以被告否認或抗辯犯罪之態度不佳,而採為量刑輕重標準之一,無異剝奪被告訴訟上之基本防禦權,當非法之所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