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詐欺-加入詐騙集團被起訴,不需強制工作三年

案例事實

委託人阮先生
案件結果法院判決有期徒刑8月,無須強制工作三年
受任律師李郁霆律師、張思涵律師

(2020年1月16日)最高法院進行大法庭上路以來的第一次言詞辯論,就是針對上面爭議,及依加重詐欺罪判處徒刑時,可否同時宣告強制工作?刑事大法庭於同年2月13日作出裁定認為: 「於有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性之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之範圍內,由法院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

阮先生為越南外籍移工,剛滿20歲不久,因為缺錢而加入詐騙集團,負責詐騙電話的1線人員,對越南民眾詐騙。阮先生加入詐騙集團約一個月後,就遭警方查獲,並遭到羈押,檢察官起訴被告犯組織犯罪條例、加重詐欺等罪,請法院除了判刑外,亦請法院諭知強制工作三年。因阮先生為外籍人士,向法律扶助申金會申請扶助獲准,法扶基金會遂請李律師為阮先生辯護。

律師解說

因為警方未能查獲阮先生所屬詐騙集團有成功詐騙越南民眾的事證,也不清楚到底撥了幾通電話,所以應僅論以加重詐欺未遂罪一次。

能不能要求強制工作?

這類型的案件,最大的法律爭點在於是否應強制工作了,組織犯罪條例第3條規定參與犯罪組織者,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三年。這個條文第一個問題就是有違反比例原則之虞最高法院已向大法官聲請釋憲。第二個問題,則是與刑法第339條之4加重詐欺罪的競合問題。

刑法的競合論是大學一年級刑法總則課程就會學到的,阮先生參加詐騙集團(犯罪組織)的目的是什麼?這個組織成立的目的就是詐騙,所以參與組織和打電話詐騙,是這個犯罪過程的延續,應評價為同一行為。參與犯罪組織罪之刑度為6個月至5年,而加重詐欺罪刑度為1年至7年,所以想像競合的結果,應論以加重詐欺罪,不再論參與犯罪組織罪,而強制工作性質為保安處分,而非刑,亦無輕罪封鎖效力之適用,結論就是參與詐騙集團的底層人員,不需強制工作。

不過詐騙集團的管理人員,係犯操縱、指揮之罪,刑度為3年至10年,已比加重詐欺罪重,故應強制工作,併予敘明。

法院判決

法院判決有期徒刑8月,無須強制工作三年

目前最高法院大多數見解,均係採以上見解,認為同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刑法加重詐欺罪,競合之結果下,不應諭知強制工作,法官亦接受李律師之主張,最後判決阮先生有期徒刑8月,無須諭知工作,服刑完畢後即可返國(依法驅逐出境)。

 

今年(2020年1月16日)最高法院進行大法庭上路以來的第一次言詞辯論,就是針對上面爭議,及依加重詐欺罪判處徒刑時,可否同時宣告強制工作?刑事大法庭於同年2月13日作出裁定認為:

「於有預防矯治其社會危險性之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之範圍內,由法院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一併宣告刑前強制工作。」

 

延伸閱讀:

  • 擔任詐騙集團話務手,無需強制工作三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