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

詐騙集團 - 證據能力

刑事程序有關證據能力的問題

公務員違法取得證物時,該證物不得採為判決依據:

刑事法上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法官在審理一個人是否成立犯罪時,必須有一定的證據為基礎,若無證據可證明行為人的犯行,就應該推定行為人無罪,但是什麼樣的證據,才能夠當作是論罪的基礎呢?這就是有無「證據能力」的問題所謂證據能力是指刑事證據資料中得作為證據提出於法庭調查,而具有證明或認定被告犯罪事實的資格證據,換言之,並非全部的證據都可以呈堂,只有具備一定資格的證據,才可以提供給法官作為論罪基礎的證據,依現行法規定,一切證據必須依法定證據方法及法定調查程序取得,若違法取得且法官使用違法取得的證據,據此下的判決就是違法的而可以上訴救濟,而且基於「直接審理原則」、「傳聞法則」、「言詞審理原則」、及「自由心證原則」的要求,對於證據能力有所限制。而證據能力的有無,主要是在準備程序階段由法官依相關規定及證據法則進行篩選。

當警察或檢察官違法取得證物時,現行法授權法院有決定是否將該證物予以排除的權力,稱為證據排除法則,主要是規範公務員違法取得證物,若是一般民眾違法取得的證物,就不須遵守此原則。違法取證是指違反「法定證據方法」及「法定調查程序」,前者是指人證須經過法院訊問、詰問(例如被告與證人當庭對質),物證須在法庭上向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揭示使其辨認(例如兇器或扣押物外觀、贓物的存在),若是書證(例如警詢筆錄、鑑定報告書等),由法官向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等宣讀要旨後並交其閱讀內容;而違反「法定調查程序」例如警察未依法向法院聲請監聽票就針對有犯罪嫌疑之人進行監聽;警察、檢察事務官未告知受拘提或逮捕的人可以選任辯護人;法官當庭播放犯罪現場的監視器光碟時(勘驗),應該在檢察官、被告及律師都在場的情形下播放,給被告及律師確認光碟內容的機會,若在被告或律師未在場的情形播放,就違反法定勘驗程序。

 

證物由審理的法官直接確認:

直接審理原則是指裁判須由法官直接、親自於法庭上審理,運用在證據調查上是指證據資料須於審判庭上出現,才可以作為判決的基礎又可分為「形式直接性」與「實質直接性」。
「形式直接性原則」
是指證據應由審判本案的全體法官親自調查以形成直接印象,不可由他人代替,如此才可以確保法官的心證較為正確,因此原則上禁止由其他法官完成一部分證據調查後,再由本案承審法官接力完成,若違反本原則會構成判決當然違背法令可上訴到最高法院(第三審),例如由法官親自訊問被告、證人或鑑定人等。
「實質直接性原則」
又稱為「證據替代品之禁止」,當法院審判時應運用最接近事實的證據方法,能夠作為「第一手」資訊的原始證據方法,才是最直接的證據方法,因此禁止使用從原始的證據方法衍生的替代品,例如:有凶刀、血衣等證物經扣押,應當庭提示扣押物,不得僅以凶刀、血衣的照片作為證據;合法監聽的錄音帶內容,應當庭播放(勘驗),才是符合實質直接性的證據方法,若僅朗讀監聽譯文,則是間接的、衍生的證據方法,該監聽譯文是證據的替代品,原則應禁止使用。但是證物若具有高度危險性或不適合在庭上提出時,例外可由法官以書證方式提示於被告檢閱即可。

 

被告以外之人在法庭外的證詞或書面陳述:

在法庭劇中常見律師和檢察官對證人質問,這個程序稱為交互詰問,目的在於除了發現事實真相外,也保障被告的權利,避免因證人偽證無端入罪,也透過檢辯雙方對證人的質問,增強或減弱法官對於該證人可信度的心證,因此原則上只要是被告以外之人(例如證人、鑑定人、共犯、被害人等)的陳述,都必須在法庭上接受質問,才可以做為判決基礎,只有在例外情形下,證人在法庭外未經過檢辯質問的語言或書面陳述(例如警局筆錄、檢察官偵訊筆錄等),允許作為法官審理時的判決基礎。

現行法就上述例外情形有五種:

1.證人在法庭外向法官或檢察官的陳述;2.證人在法庭的陳述和警局筆錄前後不一時,警局筆錄較為可信時可將之採為證據,及所謂「案重初供」;3.證人死亡、身心障礙導致記憶喪失、滯留國外或失蹤傳喚不到或到庭後無正當理由拒絕陳述時,得將該證人在警局的筆錄作為證據;4.公務員或專業人員於職務上紀錄的文書,例如醫生開立的病歷資料、銀行帳戶往來及提款紀錄資料、車禍事故警察在現場繪製的事故現場圖及交通事故調查表、搜索或扣押筆錄等;5.被告同意或表示異議。

律師小叮嚀:遇到法律問題不知如何解決嗎?
歡迎直撥免費法律諮詢專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