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案例涉及法官闡明權之行使,處分權主義、辯論主義及紛爭解決一次性等民訴法之原則。

爭執所在:闡明權行使之範圍。

法院見解

法院見解:(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2371號判決)

按適用法律屬於法院之職權,不受當事人表示法律意見之拘束。倘法院所持法律見解與當事人法律上之陳述不同時,審判長應將法律上之爭點曉諭當事人,並令其就法律觀點為必要之陳述及作適當完全之辯論,以保障當事人程序上之正當權益,而避免產生適用法律之突襲。至於曉諭後,基於處分權主義及辯論主義,原告欲主張何項法律關係,及是否為訴之變更或追加,應由該當事人斟酌其實體利益及程序利益決定之。此觀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九條、第一百九十九條之一第一項、第二百九十六條之一第一項之規定及其立法理由自明。又就同一次股東會所生之爭執,其法律上之評價容有多種(不成立、不存在、得撤銷或無效),為貫徹紛爭一次性解決之原則,法院應透過闡明權之行使,予以徹底解決,以避免當事人之勞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