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社運?民生?娛樂八掛? 是社會的紛爭也是廟堂的輝煌 每個人其實都身處在法律的大海裏,找尋不被淹沒的契機

酒駕超標三倍,改判無罪?

李姓男子凌晨酒後騎車,被攔檢警察聞出酒味,但因酒測器沒電,警察叫李自己騎車到派出所做酒測和生理平衡測驗,李的酒測值高達0.91毫克,超過標準值三倍,但通過所有測驗,僅不斷講述自己感情與工作不順,警員紀錄李「多話」,把李依公共危險罪嫌送辦,李一審被判罰新台幣九萬,但高院認為李當時能自己騎車至派出所,並通過所有測驗,可見李當時並非「不能安全駕駛」,故判李無罪確定。


法律評析

李姓男子酒後騎機車有可能觸犯刑法第185之3條醉態駕駛罪:「服用毒品、麻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本罪為抽象危險犯或具體危險犯仍有爭議在,但實務上傾向把本罪定位為具體危險犯,主要是因為「不能安全駕駛」這個構成要件,因為不能安全駕駛就是在描述一種具有危險性的駕駛行為。
 

「不能安全駕駛」是指行為人的身體和精神因喝酒影響,而欠缺正常駕駛行為所需的注意及反應能力,但不能安全駕駛之判斷標準究竟為何?法務部曾參考德國、美國的標準,訂出酒呼氣所含酒精成分已達零點五五毫克以上,因肇事率為一般人的十倍,作為認定已達不能安全駕駛的客觀標準,而酒測值在0.26~0.54毫克者,則要輔以其他異常駕駛行為作判斷。實務上認為「不能安全駕駛」是不確定的法律概念,除了參考行為人血液中的酒精濃度外,並應衡量行為人當時之精神狀態、駕駛車輛之情形以及對於交通號誌或指揮之遵守能力,不能斷然以酒測值作為是否成立犯罪之唯一標準。但第185之3的立法理由是為了防止交通事故之發生,換言之即在事故發生前有所防範,故不能安全駕駛之判斷標準,應由事實審法院就行為人於行為時之ㄧ切主客觀情狀綜合判斷,而為具體之認定。
 

李男同時也可能被依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第1項第1款前段,處新台幣一萬五千元~六萬的罰鍰,並當場移置保管該汽車及吊扣其駕駛執照一年。依此情形李男即成立兩罪,基於一事不二罰原則,應依刑事法處罰為優先。
 

此案中如果李男最後不成立第185之3,不用被科以徒刑或刑事罰金,但李男仍違反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仍有行政罰罰鍰要繳納。執勤員警亦有作業程序上之疏失,員警應該開巡邏車載李男回警局做酒測,而非叫李男自行騎車去警局,相關民眾如知悉可向警察單位申訴。


相關新聞‧文章
  • 零利率卻轉嫁為分期車價
  • 菜鳥搶匪逃得比被害人快!
  • 要錢要房才回台 中國妻被休
  • 女童車禍亡,家屬指控殯葬業者獅子大開口
  • 是不是警察在引誘犯罪?法院判陪酒小姐脫衣無罪
  • 律師小叮嚀:遇到法律問題不知如何解決嗎?
    歡迎直撥法律諮詢專線
    • 中部 04-23756755 , 北部 02-29693088 或 02-29259978 , 南部 07-2819120